欢迎访问金昌法院网,今天是 2022年06月29日 星期三
基层法院:  金川区 | 永昌县
  • 关注:
法院文化
当前位置:首页 » 法院文化

【金法文苑】思念 永恒的主题

来源: 作者: 责任编辑:金昌法院 发布时间:2022/4/11 9:32:31 阅读次数:
字号:A A    颜色:

“人言落日是天涯,望极天涯不见家。已恨碧山相阻隔,碧山还被暮云遮。”

初读宋代李觏的这首《乡思》,就被古人的真挚情感所打动,通篇没有晦涩难懂的字词,读起来就象日常说话一样,日落黄昏时是最容易勾起人的思乡之情、思念之情的,向远处天际尽头望去,怎样也望不到远方的家乡,因为家乡被那重重青山阻挡住了,内心本已怨恨那无情的远山了,更让人愁闷的是,这一座座山脉还被无尽的云朵所遮盖。

古时没有发达的信息技术,也没有快速的交通系统,所有信息传达只有书信。多少外出游子或戍边将士离乡数年无法及时获知家乡及亲人的音讯,所有的相思只能寄于诗句中,由此才有了那流传千古的“君自故乡来,应知故乡事。来日绮窗前,寒梅著花未”对故乡讯息的期冀,也有那“有情知望乡,谁能鬓不变?”的无奈;有“过尽征鸿来尽燕,故园消息茫然”的遗憾失落和惆怅,也有“停船暂借问,或恐是同乡”所表现的他乡遇同乡的惊喜。

初次体会思念之情,是上世纪90年代初去外地读大学期间,那也是自己首次远离家乡远离父母。身在异乡,有饮食的不适应,有气候的不适应,还有繁重课业的压力,方才体会到对父母的想念,对同学对朋友的思念。能解这相思愁的就是一封封书信。那时每天的必修课是到宿舍门口的信箱去看看有没有自己的信件,如果信件堆在桌上还没有被分发,就进到收发室里帮助宿管阿姨把信一封一封地分到相应班级的邮箱里,为的是能早一分钟看到所有信件,分的过程中内心满是期待,期待能看到自己的名字。如果收到一封来自己家乡父母或同学的信,哪怕是父母简短的半页纸几句话,情绪也会高涨好些天,而且每天把信拿出来读一读,直到收到下一封来信。还记得来自北方的我,初见南方银杏树,便被那独特的扇形树叶所吸引,也希望分享给远方的同学,于是用树叶粘成跳舞的小女孩形状,夹到信里寄给北方的同学,也曾经把做实验的小白鼠尾巴保留下来寄给同学,害同学很长时间说我“变态”。信件带来的喜怒哀乐填满了我思念的心窗,伴我度过了独在异乡的大学时光。

随着科技进步,尤其是互联网技术的应用,手机、语音、视频技术的飞跃式发展,思念也发生了变化,最明显的是很少写信甚至不写信了,代之以语音电话或者视频。到了我的孩子在外求学时,化解思念的,就是每周末趁着休息时间赶紧打个电话互相聊聊近况。还记得90年代末,一位叔叔的儿子在美国读书,有一天叔叔来家里串门兴奋地说,美国现在有一种技术,可以在电话里看到人,打电话也能同时看到对方,就两个人当面聊天一样。当时还当听神话一样,心想“即使有,那得多贵呀”。谁知不过十年的时间,这种幻想已经变成了现实,而且“飞入寻常百姓家”,普通老百姓就能享受到的现实,并且几乎成了生活中必不可缺的一项技术。其实,现在通过微信或QQ留言,也类似于写信,只不过是可以即时送达的信件,少了遥远路途的期盼。而视频技术则减少了思念想象,以往与亲人朋友通过信件或声音的交流,还要在脑海里想象他们所描述的环境或景象,通过视频则能够亲眼看到现实的场景、真实的景象,于是内心便会更踏实。科技极大的减少了人们因思念产生的焦虑。

不论社会怎样发展,环境怎样变化,思念是永恒的,只是表达方式和传承载体的变化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