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金昌法院网,今天是 2019年10月22日 星期二
  • 关注:
基层动态
当前位置:首页 » 基层动态

金川区法院:调解工作“对症下药”方能“药到病除”

来源: 作者: 责任编辑:金昌法院 发布时间:2019/7/31 9:33:25 阅读次数:
字号:A A    颜色:

2019年7月的某一天,吴老先生刚走进法庭门就指着坐在被告席上的何女士破口大骂,情绪非常激动,经案件承办法官、副院长王金义的耐心开导劝说,吴老先生才说出了事情的原委。

640.webp_副本1.jpg

原来,吴老先生开办了一所私立幼儿园,聘请何女士为园长,委托其负责全园一切事务。2019年春季招生期间,何女士负责收取报名费,向吴老先生交账时,报名费差了4000元,称是因为自己疏忽大意丢失。经协商,何女士向吴老先生出具了3000元的欠条一张,并约定了给付时间。到期后,吴老先生向何女士索款,此时何女士又辩称:“当时报名费就放在幼儿园办公室的抽屉里,没有设置任何防盗措施,幼儿园管理不完善、不规范是造成钱丢失的主要原因,吴老先生应承担本次事故损失的主要责任。”当即对欠条一事予以否认。双方再起争执,剑拔弩张,并向派出所报了警。民警了解情况后,对案件进行了调解,但两人情绪激动,无法达成调解协议,派出所又将案件移交社区人民调解委员会调解,依旧未能达成协议。

吴老先生一纸诉状将何女士起诉至金川区人民法院,要求赔偿4000元的损失,并明确表示再不愿意调解。承办法官了解情况后,认定该案为劳动者过错赔偿责任纠纷,而非简单的债务纠纷。派出所民警和社区调解员之所以多次调解均未成功,是因为未找准该案症结所在。该案的关键点在于,双方当事人不知道自己在这起案件中应承担什么样的责任和履行什么样的义务。因此,法官没有就案办案,而是“对症下药”。在审理过程中,首先对吴老先生进行了规劝,安抚他的激动情绪,并对被告何女士不负责任的言语进行了批评教育。待双方情绪缓和后,将本案涉及的相关法律关系和法律规定进行了细致讲解,使双方当事人对自己的权力、承担的责任和义务有了一个明确的认识,也从法律上遏制了被告何女士企图逃避赔偿责任的心理。通过法官的耐心调解,吴老先生当即表示:“鉴于何女士也属于打工人员,目前经济条件一般,可以放弃一部分权利,少要一些钱”。何女士当庭表示愿意赔付吴老先生3500元。

吴老先生感慨地说:“从派出所到社区又到法院,我只是想知道这次事故的责任究竟在谁,这下清楚了,非常感谢法官的解惑。”

法理和情理的结合,为本案圆满划上了句号。

法官和医生这两类职业貌似风马牛不相及,其实颇有相似之处,如:医生要对症下药,法官要对案裁决;医生解决的是人的疑难病症,而法官解决的是作为“社会肌体”引起的各种纠纷。在化解矛盾纠纷时,只有“对症下药”方能“药到病除”,让“社会肌体”重回健康,让社会环境和谐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