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金昌法院网,今天是 2019年10月22日 星期二
  • 关注:
法院文化
当前位置:首页 » 法院文化

端午怀古

来源: 作者:厍运香 责任编辑:Admin 发布时间:2018/6/28 9:59:45 阅读次数:
字号:A A    颜色:

端午节又称端阳节、浴兰节,曾为古代百越地区崇拜龙图腾的部族举行图腾祭祀的节日,但后来人们更多的是将其与战国时期伟大的诗人、政治家屈原联系在一起。

屈原,名平,楚怀王之左徒。博闻强识、明于治乱、娴于辞令。因遭上官大夫离间而不被怀王重用。其志洁,“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以芳草自喻,而作《离骚》抒发忧国忧民之情,浮游于尘埃之外,不获世之滋垢。后又被罢黜放逐,虽明知怀王听之不聪,谗陷之蔽明,仍心存一念,望君王能幡然悔悟,重振楚之雄风。但怀王至死不悟,竟落得客死于秦,为天下所耻笑。其子倾襄王有过之而不甚。那一年,楚国郢都被秦将白起攻破,百年都城毁于一旦。百姓流离失所,仲春而东迁,饿殍遍野、哀鸿满天,满目荒凉谁与说?你痛哭流涕而作《哀郢》,抒发无法报效祖国的无奈与悲伤。“鸟飞返故乡兮,狐死必首丘”真可谓“一往情深深几许?深山夕照深秋雨。”那一年的端阳节,你形容枯槁,披发行至汨罗江畔,高唱:“举世浑浊而我独清,众人皆醉而我独醒。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葬身鱼腹而又能以皓皓之白不蒙世之污垢。”作《怀沙》赋,遂抱石跳入滚滚的江水中。数十年之后,苟且偷生的楚国也终被秦国所灭。

仰望西天,我常在想,若先生以其才学游说于六国之间,择明主而事之,又会是怎样的结局?或许,正是你和而不流,刚正不阿,“伏清白以死直”为后世人树立了楷模,加上本身的悲剧色彩,才被历代文人墨客所追忆。

纸上数行字,空中几朵云,世上已百年。汉朝贾谊,因其才学优异,精通诸子百家而被文帝征召,担任博士。后遭谗陷,被贬为长沙王太傅。因自知长沙地气湿寒,恐不久于人世,渡湘水时,有感“圣贤逆曳兮,方正倒植”,作赋以吊屈原。

似乎在不经意间,我们走到了象征着中国人最奔放最诗意最潇洒最自信的时代唐朝。少年李白仗剑出游,坚信“天生我才必有用”。那一年,被征召入长安,你怀抱着布衣探囊取卿相的美梦,高唱:“扬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可现实却是浮云蔽日,数年之后,你终被赐金放还。那一次,泛舟江上,萧管奏乐,痛饮美酒,感慨时事,你忍不住吟唱“屈平辞赋悬日月,楚王台榭空山丘。兴酣落笔摇五岳,诗成笑傲凌沧州。功名富贵若长在,汉水亦应西北流。”大气磅礴,尽诗酒之兴,极声色之娱,傲岸睥睨,日月同辉。即使在月下独酌,你也可以“举杯邀明月,对饮成三人”,将孤独与傲气渗透到灵魂深处。

大江东去,浪淘尽,徒留下西风残照,汉家陵阙。告别唐的豪迈,走进宋代,人们渐渐开始关注内心那抹淡淡的哀愁。苏轼,一生沉浮,看透了世事如梦;世道艰辛,练就了潇洒与豁达,苦中作乐是你唯一的选择。面对贬居海南,你会笑着说“万里归来年愈少,微笑,笑时犹带岭梅香。试问岭南应不好?却道:此心安处是吾乡。”那一年的端午,“焚香引幽步,酌茗开静筵”,遍游诸寺,你也只是描写四面环山、草木葱郁、青灯古佛、晚烟夜禅,没有太多哀怨与感叹。

流光容易把人抛,风又飘飘,雨又萧萧,却只是红了樱桃,绿了芭蕉。那一年,纳兰在端阳节伫立在微雨中远眺,烟雨空蒙、楼台掩映,白鸟衔鱼飞舞。一片画船歌舞,浆撸呕哑,却只道“霏霏漠漠如雾,滴成一片鲛人泪,也似汨罗投赋。”空有报国之志,却无立功之门,怎一个“愁”字了得?伤心莫语。转眼间,“西风一夜剪芭蕉”,倦眼经秋,借酒浇愁,“读《离骚》,愁似湘江日夜潮。”

时光如电,人事沧桑。而今盛世,又到端午。沙枣飘香,杨柳依依,菖蒲酒美,道一声“安康”,只为初心不改,活在当下。